权信-版权社交


首页/政策解读/音乐版权基金据说能避税,用版权进行财务操作靠谱吗?

音乐版权基金据说能避税,用版权进行财务操作靠谱吗?

版权业(发表于版权业)20171127阅读量:118

      (原标题:音乐版权基金据说能避税,用版权进行财务操作靠谱吗?)
      摘要: “天堂文件”的披露向行业与外界展示出了一种令人意外的财务可能性,然而结合“前车之鉴”与当下情形,这种尝试带来的隐患与风险值得谨慎对待。
      音乐版权基金据说能避税,用版权进行财务操作靠谱吗?
      当地时间11月5日,国际调查记者同盟(ICIJ)曝光了一份名为“天堂文件(Paradise Papers)”的机密文件,披露了世界各国数以百计的政客、名人、企业巨头以及商业领袖的离岸利益。
      当中甚至包括苹果、耐克等大企业及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等政要的避税细节,当然,其中也不乏一些音乐行业相关企业曾经的避税记录。
      这份文件指出,澳大利亚的一些大银行也参与了利用避税港帮助其富有的客户在澳大利亚本土及司法管辖区内成功避税的交易,值得注意的是,这些银行还投资购买了许多音乐版权。
      澳大利亚联邦银行(Commonwealth Bank)旗下的投资银行Colonial First State就向一个名叫FS Media Fund的基金投资了3100万美元,后者的经营地点正是在英吉利海峡泽西岛的离岸避税港。
      从2008年开始,Colonial First State就开始了音乐版权的采购,其中就包括The Trammps乐队的经典专辑《Disco Inferno》、著名乡村乐歌手John Denver的《Take Me Home, Country Roads》和九次获得格莱美奖、90年代美国女性流行和摇滚乐标志性人物Sheryl Crow的部分曲库版权等。
      而购买这些音乐版权资产的FS Media Fund从未承担过英国本土的纳税义务以及美国的联邦税。
      金融界盛赞的“版权基金”,只因其能避税?
      据悉,“天堂文件”中关于这部分的材料来自两家离岸服务提供商和一家由19个避税港共同在泽西岛注册的公司,由德国“南方日报”(Süddeutsche Zeitung)获取,并共享给了ICIJ和卫报等合作伙伴。
      全球律师事务所Appleby帮助FS Media Fund梳理了结构,并且为前文这家在泽西岛注册的公司提供了行政支持,包括准备账户和向投资人提供股息报表等。
      在接受外媒采访时,Colonial First State的CEO Warwick Negus(他曾在上一任澳大利亚总理在职时期与高盛的Malcolm Turnbull合作过)表示,这个“合理又独特的”基金是专门为成熟老练的投资人准备的。
      联邦银行本身也是FS Media Fund的主要投资者之一,该银行拿出了23.3%的股份为其投资的3100万美元。Warwick Negus的家族信托和其他离岸养老基金也参与了投资。
      这个“文艺”的基金让Warwick Negus在财经新闻界受到不少称赞。
      不过,之所以这个基金显得这么“甜美”,主要还是涉及到其免税地位——如果前文提到的这些音乐版权是由一家在美国的公司持有,而且大部分收益来自美国,那么根据毕马威会计事务所一份关于基金的报告,基于美国税法,实际的税收收益率将为38%。
      那么,这个基金具体是如何避税的?
      首先,FS Media Fund在泽西岛注册了一家公司,该公司拥有购买歌曲的版权,而版权的管理公司却设在爱尔兰。该基金的投资者能够获得的回报包括这些歌曲的现场表演许可和电台以及其他地方播放歌曲时产生的使用权版税。那么通过其在英国使用的合伙制结构,然后在泽西岛的公司持有这些权利,就可以实现为投资人创造利润也无需交税了。
      毕马威根据“天堂文件”里的一份资料中解释了这种结构:“该基金是由英国有限合伙公司组建、通过泽西有限公司进行投资的。因此,这种伙伴关系不会招致英国的纳税义务;另外,根据基金在美国的运作方式,不以美国联邦税收收入为准。因此,基金向相关合作伙伴支付的利润、收入和资本应计,都属于个税。”
      另外,毕马威也解释说,基金投资者可能也不需要从基金的回报中纳税:“如果一个参与投资的财务投资者保留目前的离岸税收结构,那么这些版权产生的收入就不会对其征税。因此,在此假设下,财务投资者将向境外的最终投资者分配利润回报时,这些最终投资者是否将这些回报保留在境外或回收,也会影响由此产生的税收。”
      音乐版权基金据说能避税,用版权进行财务操作靠谱吗?
      关于版权财务操作的“前车之鉴”:风险较大
      之后,英联邦银行向卫报发表了声明,不过并没有谈到这笔投资的具体细节,也没有说明基金的结构是否是为了避免澳大利亚,美国或英国的税收。
      一位发言人说,该银行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公司纳税人,在2016和2017年度向联邦政府、州政府和地方政府支付了39亿美元的税收,比任何其他澳大利亚公司都要多。
      “联邦银行的税务治理政策要求我们在遵守所有现行税法的前提下,以最高的诚信行事,并且在考虑任何税务后果之前,只进行具有明确商业价值的交易……银行现在和未来都不会以支付更少的税收或获得更多的税收抵免作为单一或主要目的来推动任何合约或交易,而且任何项目或计划都会有程序来确认其单一或主要目的是否为逃避或避税。”他说。
      另一方面,对于参与基金的投资者来说,版权基金似乎也并不是一个完全令人满意的、有利可图的投资。因为部分音乐版权——特别是影响最大的Sheryl Crow的作品——贬值速度超出预期,收入低于预期,而从最终结果来看,被买下的《Disco Inferno》是该基金里最赚钱的,其次是《Somebody to Love》和John Denver的乡村歌曲。
      那么,这支基金最后的命运到底如何?
      “天堂文件”显示,该基金曾成功募集了1.328亿美元,又借入了3500万美元,然后花费了大约1.56亿美元购买音乐版权,到了2011年和2012年,它被迫因为权利的价值进行减值。
      联邦银行表示,Colonial First State在2011年已经退出了投资,虽然文件显示该基金直到2014年才被清盘。而在据说基金被清盘前两年的2012年,Colonial First State最终将这些音乐版权卖给了贝塔斯曼集团。
      到了2014年12月,联邦银行在泽西岛这家公司所占的原本投入3100万美元的股份仅价值225万美元。
      关于海外音乐版权的财务操作,音乐财经此前也盘点过不少,例如美国Royalty Flow公司在今年10月就尝试将Eminem1999年到2003年所有曲目的制作人版权作为资产进行Mini-IPO操作,预计筹集1100万美元至5000万美元资金,并称最终将寻求交易所上市。(回顾:《爱TA就买买买?这家公司称可以让粉丝“买下”Eminem曲库》)
      虽然理论上看来,版权的这些操作能为投资人带来避税和收益,但风险也非常高,这种风险除了金融市场本身就存在的股权投资的流动性风险之外,还有不少“外行人”们对于“哪些歌曲的版权值得投资”这个问题的忽视所带来的快速贬值隐患。
      2013年,美国经济事务局分析师Rachel Soloveichik就曾对歌曲的折旧时间进行过研究和计算,她发现:原创歌曲在其“诞生的第一年”之后就贬值了50%,之后这种下降速度急剧放缓,以后每年稳定下降4%。
      应该注意的是,Soloveichik的这项研究的时间要早于流媒体兴起。而在现在整体的数字音乐发展与技术格局下,音乐作品的贬值速度将会更加难以预测。
      因此,目前对于版权进行财务操作之后带来的风险也更大——“天堂文件”的披露向行业与外界展示出了一种令人意外的财务可能性,然而结合“前车之鉴”与当下情形,这种尝试带来的隐患与风险值得谨慎对待。
【钛媒体作者:音乐财经,文 | 赵星雨,校对 | 李雪娇,编辑 | 安西西】

版权声明:部分内容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权请联系我们删除。本网站原创内容未经授权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上一篇:

中国对外翻译有限公司简介

下一篇:

中国工人出版社简介

 

“一站式”出版服务·分步流程·四审四校

登记流程 注册并登录

  • 填写申报材料
  • 支付相关费用
  • 通过实名认证
  • 办理申报手续
  • 服务完成,发放ISBN条码

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

返回顶部
在线咨询
关注版权业
版权业微信